蘅芜清芬

充盈笑容的面庞,青春,我何曾惧你; 

仰起无奈的头颅,青春,再爱我一次。

看不尽的枯枝落叶

闯不出的落寞围城

那个曾经盼望成熟的孩童

如今儿

却盼望着回到昨日

浮光再潋滟

淌不过流年

追忆那些人

总有些人还未来得及熟悉却已说再见,是命运弄人,还是注定了缘深缘浅。一直以为你很内敛,沉默的似一汪静水,纵然丢进一块石子也泛不起一丝波澜,所以总是很小心,怕打破这份和谐。

然而我错了,我错把你的寂寞当成性格的外化,你的内心依旧是阳光的,你也在追求快意豪放的生活。我开始懂你,可手中的青春还有多少?墙上的倒计时已经单薄的摇摇欲坠,我们一起高中,却给彼此留下了两年的空白。我开始后悔没能早点走近你,那样我们就有跟多时间了解对方,也不至于散的惊慌失措,眼神兵荒马乱。

纵然近黄昏,岁月蹉跎,但你一如昙花绽放于我落寞的黑暗中,漫长的沉默只为一夜的绽放,千年的等待只求韦陀的一次遇见。

是啊,笔墨青花,何惧刹那芳华。任白驹过隙了你我,却坚信倾盖如故,白首为新的不老神话。


一直在寻找,睁大眼睛瞅着每个在黑板板书的身影,留心地看过每步过程,始终坚信性格相近的两个人定会走到一起。

从解题步骤到犯得低级错误,我一直期待与我相似的那个人的出现,那个写数列喜欢构造,解圆锥曲线不用韦达定理,做向量题立马建系,每个大题都做的令人眼花缭乱,会花上一个晚上的时间只为了一道可能解不出来的题目,气馁时咬咬笔头便会重新振作的人。

为了寻找我认真地思考过每一题作业,看过那些我自认为是那个她的作业,偶尔站起来指点一下江山,只是为了寻找那些共鸣声音的来源。

终于有一天,我在废弃的暑假作业中发现了一丝曙光,那是一道应用题,字迹圆润潦草但还算清晰,明明可以用基本不等式解决的简单步骤,却被她硬深深地用求导写完整个页面,我好奇的翻看她的名字,却被涌上的苦涩迷住了双眼,她的名字叫擦肩而过。